标准配制方法,油墨配比做详细的记录

以下内容来自华印软包装微信公众订阅号:rb3602000

以下内容来自华印软包装微信公众订阅号:rb3602000

双拉薄膜,是将可塑性聚合物加热至弹性态,同时施以外力使聚合物沿着机械流程方向和与之垂直的方向拉伸,再给予冷却定型制取的聚合物薄膜。
适用于双向拉伸方法制取薄膜主要树脂有:聚酯、聚丙烯、聚酰胺、聚苯乙烯和聚酰亚胺薄膜等,上世纪西德也用聚氯乙烯生产过的双向拉伸薄膜,后来被其他品种代替。
双拉薄膜被广泛应用于包装、电子电器、农业、建筑装饰及日用品等领域。

图片 1

图片 2

随着市场需求的发展,譬如降解环保要求的驱动,随着合成树脂及其改性技术的发展,随着双拉装备技术的发展,除了上述合成树脂以外,聚乙烯和聚乳酸等双拉加工已经逐渐做到料工业化规模。

粘合剂在软包装生产过程中扮演中必不可少的角色。
其配置和使用方法也是各个厂家关心的要点。
本文分析了胶黏剂的标准配制方法和余胶的使用方法。

软包厂在做专色印刷时,经常会出现每批或同批的色相不一致现象,有的甚至遭遇客户退货,给软包厂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
如何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现象,成为软包厂的重要课题。

中国双拉薄膜发展起始于1972年,当初是为了满足电力及电子行业甚至是军事目的之需求。
因为双拉薄膜在强度和机械强度,绝缘能力方面,都远远大于吹塑薄膜的性能。
改革开放后,1982年开始中国全面进入了双拉薄膜的高速增长期。

标准配制方法:先将主剂倒入配胶桶,倒入1/3溶剂稀释,搅拌均匀后,加入固化剂,边加达搅拌。
均匀后再加入剩余溶剂。

1、在第一次打样时,一定要把刮刀角度,油墨配比做详细的记录。

但是,在目前,各种双拉薄膜的产能,同中国众多的制造行业一样,陷入了产能严重过剩,普遍缺乏创新能力的局面。
本文就这些问题,展开探索。

目前一般的做法是,加完主剂后倒入全部溶剂,再加入全部固化剂搅拌,这样做很简单,但配好的胶液的性能对所用溶剂的依赖性很大,目前国产乙酯多为甲醛法生产,其中的醇含量相当高,有时厂家会发现什么工艺都没变,复合膜的剥离强度突然变得很差,我在很多厂家遇到过这种情况,把配胶方法变一下,强度就好了。

2、印刷前控制,由于专色油墨一般是自己调配,所以要保证所用的油墨偏差,配比准确,墨盘、搅墨棒、墨泵都要清理干净。
前次使用剩下的油墨要适量往新墨中增加,按记录调好刮刀记录,油墨粘度。

双拉加工薄膜的性能优势及其产能现状

将剩余胶液稀释2倍后,密封,次日作业时,作为稀释剂将其参入新配的胶液中,做要求高的产品时,不要超过总量的20%。
如果溶剂水分合格,配好的胶粘剂存放12小时无大变化,但由于复合好的膜不能马上判断是否合格,剩余胶液直接使用可能会造成很大的损失。

3、印刷中一定要控制好油墨的粘度,建议增加人工测量次数或配制沾度自动跟踪调节仪。

双向拉伸改性的薄膜材料具备以下特点:与未拉伸薄膜相比,机械性能显著提高,拉伸强度是未拉伸薄膜的3~5倍甚至更高;阻隔显著性能提高,对气体和水汽的渗透性显著降低;光学性能、透明度、表面光泽度提高;耐热性、耐寒性能得到改善,尺寸稳定性好;厚度均匀性好,厚度偏差小;实现高自动化程度和高速高效率生产。

江苏申凯包装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RMB,天交所上市企业,,股权代码000057,高新技术企业,公司总投资超过2.1亿RMB,拥有20000余平方米普包厂区;拥有13000平方米的药包厂区,11000平方米的办公面积。
公司拥有二位行业顶尖研发博士,每年新增超过100多个专利,专业生产食品包装膜、化工包装膜、电子监管码防伪包装等各类彩印复合包装膜。
现位于无锡新区硕放中通路99号,毗邻上海车程2小时内。

4、多批次专色不同,要求详细记录专色第一次调色时的参数,同批次色差,要求一次性配够本批次所需专色,每次添加油墨时要均匀搅拌加入,并且保证粘度相同。

BOPET、BOPP、BOPA在中国从满足军事用途到满足民用目的,已经高速发展了30多年。
目前各种薄膜已经形成了产能超出市场需求量30~40%的局面,参见见表1。
相关制造厂家普遍难以盈利,套用一句老话,再次进入了行业性亏损。

文章转自

江苏申凯包装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RMB,天交所上市企业,,股权代码000057,高新技术企业,公司总投资超过2.1亿RMB,拥有20000余平方米普包厂区;拥有13000平方米的药包厂区,11000平方米的办公面积。
公司拥有二位行业顶尖研发博士,每年新增超过100多个专利,专业生产食品包装膜、化工包装膜、电子监管码防伪包装等各类彩印复合包装膜。
现位于无锡新区硕放中通路99号,毗邻上海车程2小时内。

几种常见双向拉伸薄膜及产能

文章转自

江阴精良塑胶有限公司长期对BOPP行业数据跟踪统计得出,2013年底,BOPP总产能411万吨,至2014年末,产能将超过500万吨;新增产能的释放,加上经营目的之竞争,2014年产能低、能耗高的旧生产线关停并转BOPP生产线约15条,且该数量还处上升趋势。

根据中塑协BOPET专委会统计,2013年底,中国建成BOPET生产线144条,产能220万吨;到2014年底,建成产能将达到292万吨。
情况同BOPP相当。
不过,仍有大约20-30万吨海关编码下的特种薄膜之进口。

BOPA制造单位相对集中,全中国不到10家,产能增长在这几年没有出现井喷现象,经营也是艰难,但是没有上述两个品种经营的困难大。

双向拉伸薄膜生产线是由挤出,制片,预热拉伸,表面处理,收卷等多工艺手段连线加工而成。
全线由多种设备组成,包括:干燥塔、挤出机、铸片机、纵向拉伸机、横向拉伸机、(如果是同步拉伸机则纵拉横拉同时进行)、牵引收卷机等。
其生产流程较长,工艺也比较复杂,前期所需投资较大。

改革开发之处,都是国营和国有企业在投资,随着外资引进,乡镇企业发展,私营企业发展,股份制发展,国有资本几乎都退出了这些属于竞争性强烈的产业。

加入WTO给中国带来了意外的全球市场红利,双拉薄膜行业在出口方面取得飞速发展,包括帮助中国玩具、纺织品、电子产品等行业的出口等飞速发展。

最近10年的发展中,已经进入中国的外资企业都竞争不过民营企业,民营占据了大半壁的江山。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发生,已经表征了中国包装薄膜产能过剩的局面。
但是,2009年中国激进的刺激手段推出以后,民营资本同一心想拉动GDP增长的地方政府一起又进行了新一轮的疯狂产能扩张,致使目前的产能严重过剩的局面出现。
政府与投资人各自的诉求如下:

A、政府发展地方经济的驱动、领导业绩的考核体系,致使了招商引资比较喜欢引进双拉薄膜项目,原因如下:生产过程污染少;;装备先进,现场整洁,参观视觉感好;

B、这一轮薄膜投资热的主体,绝大多数都是同时在做房地产项目的企业集团,房地产投资屡试不爽的“大胆投入便能高额回报”甜头,让他们渴望拿到商业用地继续进行房地产开发。
薄膜项目投资大产出,满足了政府的引资条件,投资者便可以以此为理由,从政府那里拿到商业用地指标,甚至是优惠条件的商业用地指标,满足了通过房地产开发获取巨额利润的目的。
其中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是:政府为了抑制房产价格的过快增长,不给房地产项目贷款,但是一直还是给工业项目贷款的,工业和房地产两栖企业利益工业项目拿到巨额贷款,满足了房地产项目拿地时大额资金的需求,后期再利用工业项目建设期长的特点,将本来鼓励用在工业项目上的低息工业贷款用在高额回报的房地产项目上,获取了更大的综合获益。

C、相对于其他工业项目,双拉薄膜项目的几个特点也为房地产经营者感觉到操作习惯,也就是同房地产项目运作类似:用人少。

产能过剩带来的目前境况

一直以来,薄膜产能装备确实是在低消耗高产出轨迹上发展。
单位产品的回报空间一缩再缩。
房地产集团使用房产高额收益可以反哺制造,进一步将制造的回报空间压缩到了合理线之下。
但是,房地产经营借助工业的理由得以换地去发展和继续发展,演绎再一轮的“借助工业,获取巨利,反哺工业,再扩房产”的循环。

目前,由于全球经济整体艰难,中国房地产发展整体也到了拐点往下阶段,反哺能力减弱,同时又受到开机产出逼迫,薄膜制品价格普遍进入亏损价位。
表2为几种典型双拉薄膜加工空间逐年萎缩的数据;

几种包装用途双拉薄膜近市场价格同原料价格差

2500—1400

1400—1000

12000—6000

以上情况表明,中国房地产十余年的黄金期,带来了多数双拉薄膜巨头的出现。
也挤掉了众多的只是经营薄膜产业的企业,甚至,波及了全球薄膜产业。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是经济发展的洼地,中国人的勤奋,国家对于环境保护的滞后,使得我们制造业蓬勃发展了30多年。
薄膜产品已经使用薄膜包装的商品的出口,挤垮了欧美很多的薄膜制造业。
当然,一同去践行挤垮高人力成本的欧美薄膜企业的还有同中国一样具备后发优势的国家,还有占据石油及其衍生物资源优势的国家。

国际市场上以BOPP为例,近几年开始收购、转让或关停相关膜厂动作频频。
印度金达尔公司于2012年同ExxonMobil签署协议,收购后者BOPP业务;美国挤出薄膜有限公司同年出让给迪拜Taghleef;AET公司在收购Hercules公司BOPP薄膜分部;据悉,在2012年之前,英国只剩下一家BOPP厂做特种膜,西班牙也只是剩一家BOPP工厂,只能产销做特种薄膜。

在中国,部分企业处于产能激增的收尾期。
时代集团(香港·中国软包装集团)鞍山工厂今年五一前投产,上海时代新产能第一条线10月中旬释放;金田集团基本完成中国大陆布局,仍然还往贵州拓展,目前有5个基地;福融辉集团,三个基地之一南通基地旧线和新线相继投产,上海冠辉今年两条线均投产。

不过,产能严重过剩带来的不利影响已愈加明显。
常州越浩停产关闭,常州金氏停产;江苏中达年初5条设备出让完毕。

因为银行收贷,整个制造业受到压缩库存等的打击;房地产关联的工厂,因为房地产不景气,工业经营更加困难,如苏北某膜厂举步维艰、黑龙江穆棱工厂易主。
可以说,昔日靠土地升值以及房地产暴利来辅佐BOPP的光景,一去不复返了。

行业性亏损在BOPP,BOPET行业已成为共识。
上游的石化双雄价格主观调控能力越来越弱,煤化工拍卖原料则呈现常态化,煤化工对传统石化的影响还在加大之中。
内需及其有限的增长在继续支撑传统的华南、华东膜厂的市场,北方和西部在加速追赶中,其中夹杂浓重的资本西移和北上,也包括人才资源一并流动。

华东、华南传统的膜厂在国内、国外两个市场上:竭力拼抢细分化的市场;对内挖潜力,提高工作效率;内外节支增收。
中国布局的双拉“土豪”膜厂热衷于全部资源整合,以高效产能为少亏工具,低价争夺市场,拼综合资源,不过疲态已经没法掩盖。

除了行业本身因素,经济增长三驾马车也表现乏力。
预计今年中国出口增长率6%,目前看不到回升,中国需求增长则远远达不到产能增长率,中国GDP增长率跌破8后,今年8月破7%,进入6时代。
新常态为双拉业必须接受的现实。

没有了房地产的反哺,全部的双拉薄膜企业处于同样的经营条件。
经济规律的驱使,在资源整合的同时,大家必然只是剩下创新这条道路。

中国城市化发展步子尚未停歇,但是不可能再像原来那么快,中西部发展潜力尚大,但是西移、北上也已经基本到了边缘;总之,国际国内市场,还是不能支撑BOPP、BOPET产能迅猛扩大之势。
面对现实,整合和创新才是出路。

早期,中国和新兴国家的这些石油衍生品的制造业,迅速挤掉欧美国家同一领域的低、中端产业,靠的是价格低廉的劳动力和土地,以及能源成本低、政策优惠等优势。

而在目前的双拉薄膜行业,中国必须走出去,爬出“洼地”,平视世界。
而在走出去之前,要首先提高自身的创新能力和管理能力。
没有核心技术,没有创新能力无疑是走不出去的。

可以完全生物降解的聚乳酸双拉膜研发的重大进展,给予我们很大的启示,只要我们去除浮躁,潜心钻研,还是完全能走上创新之路的。
包括PLA在内的生物基材料一般分子之间和分子内去氢键较多,导致结合力太强,只要我们找到适当的改性途径,减少氢键,拉宽分子间距离,减弱分子间力,就能做到加大可加工温度窗,满足双向拉伸要求。
拓展生物基可降解材料的双拉发展,也是解决双向拉伸产能过剩的一个途径。
只要解决生物基材料的大量应用,生物基材料的原料生产成本将会大幅降低。
满足社会性价比需求。

双向拉伸聚乙烯是通过控制聚合反应,制取双峰高分子量聚乙烯来实现双向拉伸加工窗扩大的,技术上已经走通。
应用的扩大必将能减少该特种料的制取成本,为进一步扩大BOPE应用量,带来性价比支持。

总之,紧抓经济社会发展大趋势,结合环境保护日益强烈的要求,安全需求。
结合新材料,节能新措施的发展,加强科研创新,数目过大的产能过剩会得到逐步的减小的。

江苏申凯包装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公司注册资本8000万RMB,天交所上市企业,,股权代码000057,高新技术企业,公司总投资超过2.1亿RMB,拥有20000余平方米普包厂区;拥有13000平方米的药包厂区,11000平方米的办公面积。
公司拥有二位行业顶尖研发博士,每年新增超过100多个专利,专业生产食品包装膜、化工包装膜、电子监管码防伪包装等各类彩印复合包装膜。
现位于无锡新区硕放中通路99号,毗邻上海车程2小时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