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包装的竞争对手是塑料包装,这些是包装机械持续增长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美国包装机制造协会近日宣布他们预计美国2006年包装机械销售将增长3%
,销售额将达到58.54亿美元。
自2001年出现的经济低迷以来,国内包装机械需求已经连续五年表现出增长的势头。销售持续增长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要得益于美国经济的不断增长、公司强劲的现金状况以及产能利用率的提升。另外,生产厂商不断努力降低成本并通过扩大包装自动化生产线和采用高新设备来提高生产率,这些是包装机械持续增长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
PMMI主席Charles D.
Yuska称包装机械购买企业认识到了采用新技术的重要性,他还表示不管包装机械终用户的目的是要降低维护成本、提高生产线运转速度还是生产率,他们都从PMMI会员企业那里获得新的革新性技术。

由纸包装三大门类派生出来的纸包装很多,大家熟知的有:纸浆模塑、纸板桶、纸管、纸角、纸托盘、纸板家具、纸板玩具、纸板衬垫、纸餐具、纸杯、纸袋及纸芯等多种复合制品。与纸包装相关的还有纸包装技术、设计、机械、标准等等。
纸包装的三大门类,加上众多派生户,成为纸包装的完整的群体。大宅门要重视,小户人家也一个不能少,纸包装大小门户,组成一个大家庭,在同一个环境里共生共荣,与时俱进。

7月10至14日,全球关于松材线虫病研究别的会议——国际松材线虫研讨会于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召开,宁波检验检疫局技术中心线虫专家、农艺师顾建锋应邀参会,并在会上凭翔实的数据资料提出应该重新评估目前全球认可的木质包装热处理标准,引起了会议代表的重视。
该研讨会由国际林业研究联会等组织和赞助,一般每三年举行1次,前几届分别在北京、韩国、葡萄牙、日本等国召开。会议的主题是分享关于松材线虫研究的新科研成果,以采取有效的手段来控制线虫和媒介昆虫,终保护林业生态和经济。此次会议由葡萄牙埃武拉大学的Mota教授等主持,参会者共100多人,主要来自世界各国的科研院所,多数是线虫研究和保护专家,也有欧盟官员。
研讨会上,50多位专家就松材线虫病对国际贸易和经济的影响、生物学及与其他微生物的关系、分类和检测方法、昆虫媒介、生态学和空间模型、松树的抗性和组织病理学、松材线虫和媒介昆虫的控制方法等专题做了报告与交流,气氛非常活跃。在会议上,顾建锋高工就宁波口岸从进境木质包装中截获各种线虫的情况做了专题学术报告,介绍了宁波口岸的木质包装检疫方法,对近5年来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强调的木质包装检疫和处理工作的重要性,并指出目前普遍认可的木质包装热处理标准需要重新评估。尤其是提到近年来宁波口岸已从来自比利时、意大利、西班牙、荷兰、德国、泰国、巴西等国家的木质包装里多次截获松材线虫时,受到与会代表的热烈反响。大家普遍对木质包装携带如此严重的线虫病害感到震惊,对松材线虫传入欧洲表示担忧,并希望中国能及时通报有关截获情况,开展多方面的技术交流与合作。

来源:中国包装网 编辑:中国包装印刷展览网

纸包装的竞争对手
包装也分为三大类:纸品包装、塑料包装和金属包装。中国的三大类包装,经过长期的竞争演变,金属包装已日益萎缩,市场占有量越来越小,今后将长期维持现状,不可能东山再起。当今,纸包装的竞争对手是塑料包装。从实力来讲,纸包装仍占上风,排在,但塑料包装基础强、市场大,被称为无塑不包,塑料与纸品之争,是寸步不让,而且步步相逼。
在发达国家,纸塑之争比较平稳,国家的政策法规比较明确,纸塑分工比较科学合理。我国纸塑之争,为什么长期你死我活如此激烈?主要原因是:国家有关政策法规没有出台,政府对包装污染环境管理不严,纸塑分工十分混乱,在中国市场经济尚不规范的情况下,常常不讲科学,不讲应该,而是强者为王,乱中取胜。上世纪90年代,全国性的纸塑之争的“禁白”大行动,结果以“白禁”而告终,在这场“禁白”斗争中,纸包装损失惨重。但是纸塑之争将是长期的、尖锐的、复杂的,今后随着国家政策法规的出台,总的形势对纸包装有利。

背景资料:
自2000年1月以来,宁波局植检实验室共检测送检木质包装约7000批次,其中1000多批次检出各类线虫,疫情检出率达20.5%,其中松材线虫达70多批次,不但来自美国、日本、韩国、香港、台湾等疫区,还来自巴西、泰国、比利时、荷兰、意大利、西班牙非疫区。尽管我国先后出台了要求从日本、美国、韩国、欧盟的木质包装在出境前进行热处理或熏蒸处理的临时紧急检疫措施,但处理效果不够理想,附有检疫处理证书的木质包装中仍有20%左右携带各类线虫。进境木质包装中常见的寄生线虫是滑刃属线虫和伞滑刃属线虫,目前,该实验室已描述和鉴定了4个伞滑刃属线虫新种,至于这些新种的致病性、生物学特性及快速检测鉴定方法等,尚待进一步研究。

纸包装的重大变革
我国纸包装,从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
GDP的持续增长,外商投资及进出口贸易的高速发展,带动了纸包装的超前发展,当今中国纸包装出现三大转移:
大转移:中国纸包装中心,由华南珠三角向华东长三角转移。
以广州为主的珠三角具有暴发性的先发优势,改革开放早,第二同香港及国际交往的环境优越,第三广东的经济基础雄厚。以上海、浙江、江苏为主的长三角具有压倒性的后发优势。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发展比较:上世纪80
年代,长三角落后珠三角 8 到 10 年,到了 90 年代缩短为 3 到
5年,进入新世纪,整个差距拉平,中国纸包装中心由珠三角开始向长三角转移。代表瓦楞纸箱水平的是瓦楞纸板生产线,广东大约有
1000 条上下,江苏、浙江和上海的瓦楞生产线也在
1000条左右,但珠三角小产线档次水平大大低于长三角。珠三角中、低档老线不少,长三角地区在新世纪前后上的生产线,基本上是次、宽幅、中高速水平新线,中国瓦楞纸箱在世界的大国地位,也是在新世纪之后确定的,长三角地区纸包装强劲的后发优势是重要因素。
第二大转移:从上世纪
90年代开始,中国纸包装由单一的瓦楞向蜂窝、凹凸转移,虽然转移的力度不大,但是必须看到这样一个严峻的现实,就是瓦楞纸箱在新世纪前后,由于头脑发热、盲目发展,造成瓦楞生产线严重过多、生产严重过剩,企业效益严重下降,市场环境严重恶化。现在中国瓦楞生产线有4000
条之多,已经超过美国、日本及欧洲生产线的总数。按照市场的需要,过剩2/3。在江苏,一些纸箱企业近年新上的生产线,出现了停停开开的现象,因为没有市场业务而停机关厂。浙江宁波地区,有
43 条生产线,分布在36 家企业,纸箱后加工企业 3000多家,从业人员 13
万人,从近年开始,企业出现大面积亏损,形势非常严峻。
但又令人费解的是,一方面产能严重过剩,而另一方面又有企业继续上线,形成雪上加霜。现在纸箱的危机,已到了灾难深重阶段。瓦楞纸箱的严重过剩,迫使行业进行全面调整,调整的大出路是瓦楞向蜂窝、凹凸大转移。蜂窝经过10多年艰苦曲折的发展,现在是大好机遇,开始展翅高飞,可以迎接四方来客,我们已经看到一些纸箱厂正在转移上蜂窝,蜂窝的希望也在瓦楞的转产。新生的纸凹凸,以瓦楞、蜂窝不可替代的独特优势,正在迅猛崛起,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也在迎接瓦楞纸箱的大转移。
第三大转移:中国纸包装大国向强国转移的总目标是由数量型向质量型转移。瓦楞纸箱由重量型向轻量型转移,纸箱用纸克重,降到低限度,既要降低成本,又要保证质量。发达国家三层纸箱占80%以上,我们的五层箱占
80%以上,逐步降到 80%以上的三层箱,可节省大量原料。
瓦楞纸板产品由单一化向多样化转移。日本的瓦楞纸板60%用于包装,40%用于开发其它产品。我国瓦楞纸板,基本上做纸箱,我们要效仿日本。同样,蜂窝纸板、凹凸纸板,除包装外也要开发其他民用产品。
我国瓦楞生产,今后生产线企业要向化、规模化发展,提升后道加工小企业,通过提高设备档次向大企业提升,淘汰小企业小设备,使“集中制版,分散制箱”专业化分工达到工业化水平。
通过上述三方面大转移,将使中国的纸包装调整到比较科学、比较合适的比例。由此同国际接轨,逐步达到强国水平。这是今后纸包装发展的必然趋势。

来源:中国食品产业网 编辑:中国包装印刷展览网

来源:中国包装报 编辑:中国包装印刷展览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