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木制包装生产并没有因为月饼包装的变化而下降,也是上次降价的药品

月饼的新国家标准今年正式生效。记者在市场上看到,尽管月饼包装已纷纷“瘦身”,但是以酒茶以及各类保健品为代表的“中秋礼品”包装却依旧“豪华”。

今后,爆竹和喷花必须在包装上标注建议零售价,并标明“北京地区销售”。昨天,市质监局和市烟花办共同颁布了《烟花爆竹标识标注要求》,这是北京市出台的首部烟花爆竹标识标注的地方标准。市烟花办相关负责人同时透露,今年烟花爆竹的价格比起去年将有大幅下降。

记者调查:降价药“变脸” 入市价更高

今年的月饼包装可以说完全杜绝了奢华之风。11日上午,记者在济南银座购物广场看到,目前包括A里、百威等知名品牌在内的中秋月饼已经大量上市,其中绝大部分月饼包装非常简单,排列非常紧凑,90%以上的月饼在用塑料盒或者纸盒包装之后,放
入一个大的纸盒里。

北京市公安局治安管理总队危管处副处长谭权昨天在会上透露,
根据去年市民反映的烟花爆竹售价太高问题,今年将平抑烟花爆竹的市场价格,把标明“推荐零售价”列为强制性标准就是其中一个举措。此外,还将采取增建销售网点等措施。

8月底,发改委宣布再次降低99种药的价格,可是近,我们的记者在北京的一些药房里发现,这些降价药要么是不见了,要么换了包装,结果价格是“不降反升”,涨幅大的居然涨了十几倍。

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酒类、茶叶和保健品的包装豪华依旧,并越来越盛行。记者在酒、茶和保健品专柜看到,有的往酒瓶上贴金镀银,有的在礼品盒上花样翻新,几乎在每个酒茶柜台上都能看到设计精美的木盒包装。促销员说,今年厂家推出的木盒精装,要比往年多了三分之一,而且不少厂家还特意把木盒包装拉开档次,推出了松木和花梨木等制成的中礼盒,一般要增加成本100元。

谭权表示,烟花爆竹的推荐零售价将由厂家出厂价、税费、经销商合理的利益分配三部分构成。他提醒市民,今年购买烟花爆竹时可参考外包装上的零售价,如发现实际价格与标明的零售价不符,可向发改委等部门举报。

我手中拿的是糖尿病患者的常用药,盐酸二甲双胍,这种包装的药品在上次降价后的售价应该是1块6毛钱,但是换了这种包装之后,同样的药品,同样的剂量,却卖到了每盒28块钱,中间差了十几倍。

豪华包装看起来精美,但是一经使用,便成了再也不能进行回收利用的废品。据济南废品网的工作人员介绍,只有金属盒与塑料盒可以进行很好地回收再利用。“纸质包装盒因为在纸的外面覆上了一层塑料薄膜,看起来好看,但如果要重新利用,还需要分离,增加了成本,一般没人愿意回收。”

爆竹喷花“外衣”标价格

这种阿齐霉素片原来叫阿齐霉素胶囊,也是上次降价的药品,按照规定价格要降到每盒18元,但改成片装药品之后,价格又回升到36.5元。业内人士分析,由于降价针对的只是某种药品的一种规格,所以改换包装和药名就成了药厂应对降价的主要手段。

据悉,中国包装联合会日前对全国部分城市进行了一次抽查。报告显示,今年木制包装生产并没有因为月饼包装的变化而下降,反而呈现出上升趋势,比去年同期高出了4个百分点。有专家表示,每生产1万个木制礼盒,就需要砍伐上百棵直径在20厘米以上的树木,在当前我国人均森林面积只有世界水平四分之一的情况下,酒和茶的这种豪华包装歪风,应该被及时制止。

市质监局标准化处处长陈言楷介绍说,三项新规首度出现在强制性标准中,包括烟花爆竹必须标明“北京地区销售”;占据市场约60%至70%份额的爆竹和喷花两类产品必须标明建议零售价;详细规定了印制在外包装上的不同级别、种类烟花爆竹的燃放说明。新标准还对不同品种烟花爆竹的燃放安全区域作出了详细规定。

某药品采购员说:“
一般的药品都是进行剂型的改装。胶囊改片剂等等,还有就是规格的改变,比如大包装的改小包装等等。”

在济南大润发超市,一位中年顾客对记者表示:“如果礼品包装这样无限度膨胀的话,不仅浪费国家资源,而且也增加了消费者的负担。比如买酒,如果有1000元一盒的,我们送给客户就不好意思买800元的,而实际上,除去包装,1000元一盒的也就七八百元,无形中增加了负担。”

燃放详细说明将印上外包装

据统计,9年多来,我国连续19次降低药品价格,共涉及1000多种化学药品和300多种中成药。与此同时,药品更名或改换包装的现象也是愈演愈烈,仅2004年全国审查的新药就有1万多,而美国只有100多个。

新标准针对不同级别的烟花爆竹规定了详细的燃放说明,这些说明字样必须完整地印制在烟花爆竹“外衣”上。记者在《烟花爆竹标识标注要求》中看到,针对爆竹类规定了长达近百字的燃放说明:“必须在室外燃放。燃放时,先将鞭炮取出悬挂在室外固定物体上,离地20厘米以上燃放,严禁手持或甩向空中及人群中……”标准化处人士称,只要消费者仔细阅读说明,按说明操作,一般就不会发生事故。

降价药难觅 撤柜断货比例高

新防伪标识“十一”启用

换了药名换了包装,就变成了新药,或者干脆是不生产、不销售了。如此这般,降价药、就成了很稀罕的东西。在北京和杭州,记者发现,很多顾客和药店表示,对这样的情况很是无奈。

北京市烟花办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从今年10月1日开始,将启用新的统一防伪标识。市烟花办将很快向市民公布防伪标识的具体样式,去年使用的防伪标识将随之作废。市民今年选购烟花爆竹时,应认准新的防伪标识,以及新增添的“北京地区销售”和“建议零售价”标识。

记者先来到了位于北京南城的一家平价药店,来这里买药的顾客不少,但多数顾客反映,降价药品很难买到。

一位顾客说:“听到降价的消息是挺高兴的,但是到了店里发现很多药都买不到。”

某药店销售人员说:“
自从降价以后,我们这里常用的泛昔洛韦和利巴韦林两种药就进不来了。”

在另一家药店,我们了解到,吉他霉素、万古霉素等五种药品也都断货了。销售人员介绍说,部分药品降价过猛是厂家撤柜的主要原因,比如儿童抗病毒常用的利巴韦林颗粒剂,降价前是17块钱,从出厂到进药店前就已经卖到了12块,但这次降价后的零售价只有6块5。各个环节都挣不到更多的钱,药自然就不见了。

该药店店长说:“根据我们负责采购的部门统计,每次降价之后,差不多有80%的药品都会撤柜。降价后药厂不能满足中间渠道的利润,利润太薄了,就不生产了吧。”

不仅仅是北京,在杭州,降价药也玩起了失踪游戏。杭州某药店采购部副经理说:“比如说氯霉素滴眼液,有些厂家是采购不到了,还有一些头苞拉定,这些降价幅度比较大的药品,是采购不到了。”

这位采购经理告诉记者,在8月份刚刚降价的药品中,有20%的降价药品已经断货,而在2004年降价的24种抗感染药中,也有50%已不见了踪影,像常用的抗菌素阿莫西林中,价格分别为2.2元、4.3元、1.3元规格的品种都已经不生产了。
生产厂家不愿生产降价药,降价的实惠,老百姓自然也享受不到了。

联播观点:治理高价不能仅靠降价

你要降价,我就改头换面,或者干脆不生产了,这是典型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药品生产企业的、这种行为,我们当然要批评。但是,政府可以管药价,却不可能、去管企业的、具体生产和经营,不可能、非要让他们、恢复某一种药的生产。那我们就得想一想了,仅仅靠行政手段来降价,实际效果、能有多大?众所周知,药价虚高,是因为在药品的流通中、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利益链条。不下决心、改革药品流通体制,真正地让市场、来决定药价,仅仅靠行政手段、简单地降价,显然只能、治标不能治本。治理药价过高,仅靠降价是不够的,我们的管理思路,看来也需要、改变、改变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