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乙烯新料的需求量将会提升17.5%,可能环保督查为他们带来的影响就比较大了

摘要:现在我国的农膜企业大约有数千家,其中,中小微企业的数量占了全部农膜企业的大概86%,经过了2017年的最严环保年,绝大多数企业处在环保整治甚至关停范围内。
  就从目前的聚乙烯农膜行业来看,农膜行业可能会面临大换血的情况,预计中小微企业损失会非常的惨重,而中型以上的企业也要劳民伤财后才能进行正常的生产,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下。  经过了最坏的情况之后,环保之后最大的受益者将会是中型以上生产企业,也就是剩下的14%的企业,一方面中小微企业订单会逐步向中型以上企业转移;另一方面市场将会变得更加的规范;最后,企业为提升竞争力也会进一步的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以及进一步的扩大产能。聚乙烯包装膜行业环保风暴下将优胜劣汰  不过从另外的一个角度来看,市场也可能会存在着两级分化的可能性。目前中小微企业的占比较大,在经历过最严环保之后,中小微企业会损失惨重但是不至于全军覆没,不言放弃的企业依旧会继续的进行生产,到时最难受的将是处在中等水平的企业,一方面在环保资质不符合要求的情况下,另一方面价格水平竞争力不足。在这种情况下,将会促使中等企业继续的扩大产能,或者是降低生产、人力及投资成本来做一个小型生产厂。当然可能也会存在其他逻辑,不过对于塑料原料行业而言影响不大,因为需求就在那里,不减还会继续小增。不过不管从哪个角度分析,在经过环保严年以后,必然会有一部分的企业被关停,那么受到关停影响的市场份额将会被空出来,剩下的企业预计它们的效益以及市场份额会进一步的扩大。  首先是塑料制品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在没有更好替代品的情况下,塑料制品的地位暂时无人撼动。其次从2006-2016年数据来看,塑料原料聚乙烯需求平均增长率维持在7.5%,与GDP增速比较的接近。而且在国家禁止聚乙烯再生料进口这一个利好因素的影响下,200多万吨的废塑料被拒之国门之外,若在完全替代的情况下,聚乙烯新料的需求量将会提升10%。  因此最好情况下,聚乙烯新料的需求量将会提升17.5%。不过据了解具有进口资质的企业还是会拥有进口权而且政策会从2018年初开始执行,此外国内再生料生产企业虽然受到了环保打击但是对于新料仍然具备可替代性,因此小编保守的估计2018年聚乙烯的需求量至少还要再增加10%。
(来自:环球塑化网)

摘要:对于老百姓来说,环保为大家带来了更好的生活环境和空气质量。但对于许多企业来说,可能环保督查为他们带来的影响就比较大了。
  今年,环保督查在全国各地火热展开,督查力度也是不可小觑。有人说,今年可谓是“最严环保年”,老百姓、企业都不得不重视环保带来的影响。许多企业目前的状态还是有些许的凄凉,因环保而增加了失业率、造成物价上涨等消息我们在网络上并不少见。塑料制品行业在环保风暴中力求变革  冷静思考之下,最严环保将对于制品行业进行洗牌,甚至长远来看会导致行业两级分化。  就从聚乙烯农膜行业来看,目前我国农膜企业约千家,其中中小微企业数量占全部农膜企业的86%,而绝大多数企业是处在环保整治甚至关停范围内的,因此经过2017年的最严环保,行业可能会大换血,中小微企业损失惨重,中型以上企业也要劳民伤财后才能正常生产,当然这是最坏的情况下。经过了最坏的情况,环保之后最大的受益者将是中型以上生产企业,一方面中小微企业订单会逐步向中型以上企业转移;另一方面市场更加规范;最后,企业为提升竞争力也存在扩能的行为。  不过从另外一个逻辑来看,市场也存在两级分化的可能。目前中小微企业占比较大,最严环保之后,中小微企业损失惨重但不至于全军覆没,不言放弃的企业将会继续生产,届时最难受的将是处在中等水平的企业,一方面环保资质不符合要求,另一方面价格水平竞争不足。这种情况下,将会促使中等企业继续扩能,或者是降低生产、人力及投资成本来做一个小型生产厂。当然可能也会存在其他逻辑,不过对于塑料原料行业而言影响不大,因为需求就在那里,不减还会继续小增。  近年来,聚乙烯需求平均增长率维持在7.5%,与GDP增速比较接近。且在国家禁止聚乙烯再生料进口一大利好之下,200多万吨的废料被拒之国门之外,若在完全替代的情况下,聚乙烯新料的需求量将会提升10%。因此最好情况下,聚乙烯新料的需求量将会提升17.5%。不过据了解具有进口资质的企业还是拥有进口权且政策从2018年初执行,另外国内再生料生产企业虽受环保打击但对于新料仍具备可替代性,因此保守预计2018年聚乙烯需求量至少增加10%。
(来自:环球塑化资讯)

摘要:“拉闸了,停电了。”尽管,这事早在预料之中。不过,雄安新区雄县某塑料包装印刷厂老板邓小波,仍然对近期发生的事情感到不知所措。
  一周前他刚接过北京某服装厂20万个包装袋定单,一半的活还在生产线上,机器已经不能转动了。他凭着多年的老关系给县长发了个微信,请求再宽限两天,把这个定单完成。第二天,新区派来了工作组,让他“顾全大局”。  邓小波有点失望,还是接受了关停的现实。邓小波所在的雄县有中国“塑料王国”之称,这个只有38万人口的北方小县,经工商注册的塑料企业超过4000家,不在册的家庭作坊式加工厂,几乎遍及每个村庄的角落。雄县拥有20万人的产业工人,每年消耗着中国10%以上的原生塑料颗粒,以绝对的数量优势独霸长江以北市场,对本地经济贡献占2016年GDP的70%。曾经让雄县人骄傲的四张名片真的要成为历史吗?(图片来源:新华社)  政府协助传统企业升级  密集分布于雄县城的10个专业村,主要产品有聚酯膜袋、高低压聚乙烯袋、高温蒸煮袋、吸塑盒、吹塑瓶等。这些产品广泛用于食品、服装、化工、电子、建筑等包装。不过,在生产过程中会产生被明令禁止的VOC(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这种物质会与空气中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发生化学反应,将PM2.5吸附在周围形成雾霾。  四个月前,雄县一位政府官员向记者表达了保留传统产业的愿望。他说:“政府要想办法帮企业重组,将小型企业集中到一起,进行无公害无污染处理,使企业从小而全,转向集约化经营,最后形成二至三个集团公司。同时,政府要做的事是,帮助传统企业嫁接高新技术,进行设备更新、工艺流程再造,实现产业升级”。  邓小波说:“但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些带有污染的传统企业,将会被毫不客气地彻底清零”。他最近担忧的不再是业务和定单,而是去年引进的这套40馀万元的设备损失怎么办?“按政府的说法,只要环保达标就可以继续干,可是这套国产设备和工艺流程,根本就不可能达到现在的环保标准。原来人们还指望政府给点关停补偿,目前看这条路已经堵死。”  家庭作坊小企半数停产  记者了解到的情况,目前没有注册的家庭作坊式工厂已经全部关停,半数以上的注册企业,因为环保不达标,也处于停产状态。但较大规模科技含量高、有实力的塑料包装印刷企业已经提前行动,通过政府招商平台把企业向石家庄、邢台、山东、河南等周边地区转移。然而,像邓小波这样的家庭作坊式的小业主,多不被外来招商团看好。他们的想法是:“再等一等,看看新区有什么新的政策出台。”  让邓小波略感安慰的消息是,未来雄安新区雄县的发展方向是金融、旅游、高科技等发展。不过,邓小波还是有点失落。他说:“曾经让雄县人骄傲的四张名片─中国塑料包装产业基地、中国气球第一村、北方最大的安全套生产企业、北方最大的灯箱布生产基地,很快将成历史的一页被匆匆翻过。”
(来自:香港大公报主办?大公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