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江镇塑包产业起步于1978年,给外卖垃圾回收带来不少麻烦

摘要:近日,在经过严格考察后,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决定与平阳县萧江镇建立纺织产业集群试点共建关系,并授予该镇“中国纺织材料包装名镇”称号,至此,温州市平阳县又增添了一张国家级“金名片”。据了解,这次试点工作对该县纺织材料包装产业转型升级、开拓市场具有重要的意义,同时也将助推温州这座“包装名市”迈向“包装强市”。
 
近日,在经过严格考察后,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决定与平阳县萧江镇建立纺织产业集群试点共建关系,并授予该镇“中国纺织材料包装名镇”称号,至此,温州市平阳县又增添了一张国家级“金名片”。据了解,这次试点工作对该县纺织材料包装产业转型升级、开拓市场具有重要的意义,同时也将助推温州这座“包装名市”迈向“包装强市”。  说到温州,人们会想到皮鞋、服装、低压电器等行业。很多人有所不知的是,温州的包装行业也是一个知名行业。早在2011年,温州包装工业总产值610亿元,而当时温州鞋革年产值800亿元左右,温州服装年产值600亿元左右。  据了解,温州包装工业形成包装机械、包装材料、包装印刷、塑料包装、纸制品包装等门类齐全的包装工业体系。其中,塑料包装主要集中在平阳县,而平阳县萧江镇被誉为“中国塑编之都”。  萧江镇位于平阳县中南部,全镇总面积79.6平方公里,人口11.2万,在这个小镇里,诞生了全国最大的塑包生产基地。  萧江镇塑包产业起步于1978年,经过40年发展,目前、该镇有塑包企业300余家,其中从事塑编包装生产的200余家、无纺布包装的20余家、棉纱6家、纸包装60余家、软包装50余家。经销点遍布全国2126个县(市、区),覆盖全国县级以上行政区域75.8%。而萧江镇塑包从业人员有近3万人,形成了区域经济的大产业大集群格局,“中国塑料编织第一镇”可谓是当之无愧。  近年来,平阳县委、县政府实施塑包产业转型提升行动,鼓励支持企业引进国际先进塑编生产线,引导塑编、棉纱、无纺布等项目升级,通过不断延伸产业链,推进塑包特色产业持续快速发展。  据萧江镇分管工业的副镇长周光静介绍,下一步,该镇将紧紧抓住这次试点的此次契机,不断加速传统产业设备升级、技术创新等工作,彻底改变外界对塑编包装产业低小散、高耗能的看法。同时,该镇还将加快打造一园四区(一个提升园,四个工业区),为塑编包装产业发展创造平台。  据悉,平阳县目前有多个国家级“金名片”,荣获国家卫生县城、被评为全国宠物用品生产基地、“鳌江划大龙”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等。
(来自:新华网)

摘要:外卖等新兴行业的兴起、发展使得塑料制品产量、使用率等大大增长,如今如火如荼的外卖经济已经带来一系列的环境问题。
  《中国塑料制品行业产销需求与投资预测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1至5月我国塑料制品累计产量3047万吨,累计增长3.8%。  外卖行业火热,外卖垃圾却无处安放  在西安市南郊大学城附近经营一家日料小店的张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店的客源大多都是学生,很多订餐都来自外卖平台或微信。一次性的塑料餐盒每天大约能用一百多个,一个月得用四五千个”。一个小店一个月消费的一次性塑料餐盒就达四五千个,张先生店铺周围还有四五十家同样提供外卖的餐饮店。粗略计算,这片区域每个月消费的塑料餐盒数量可达十万以上。  张先生还告诉记者:“顾客在外卖平台上点餐时对应的餐盒数量都是商家在后台设置好的,餐盒的价格目前都是1元定价。外卖平台要是用可降解的环保餐盒,成本就会高了,只能涨价。”  根据美团、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外卖平台数据显示,三家平台日订单量2000万左右。根据一家公益环保组织采集的100个订单样本测算,平均每单要消耗3.27个塑料餐盒或杯子。  按照上述数据估算,外卖平台一天消耗的塑料制品要超过6000万个。每周至少有4亿份外卖“飞驰”在中国的大街小巷,每周至少产生4亿个一次性打包盒和4亿个塑料袋废弃垃圾。由于无法回收再利用,大部分只能焚烧,每年约有800万吨的塑料被填埋。  外卖行业的兴起为很多人带来了就餐的便利,但是它所带来的环境问题却不容小觑,外卖垃圾造成的环境污染急需引起消费者、商家、外卖平台及环保部门的重视。  最便宜最难降解塑料餐盒最走俏从源头杜绝塑料垃圾
改变人们生活习惯是重点  网络外卖餐盒分塑料餐盒、可降解餐盒、锡纸盒和牛皮防水纸盒。四种餐盒的优缺点各有不同:对于一些小本经营的外卖商家来说,价格最贵的可降解餐盒“华而不实”;锡纸盒硬度较差,只有炒菜馆选用,商家还要在软塌的锡纸盒外再套一个较硬的纸盒;牛皮防水纸盒轻便但密封性较差,只能装不带汤水的食物,例如拌饭、沙拉等。  综合来看,在实用性上材料为PP5的塑料打包盒价格便宜、密封性好、硬度高,可谓是“物美价廉”。但是这个使用寿命不到一小时的外卖盒却成了危害环境的“致命者”:一个塑料餐盒若依靠自然降解需要几百年时间,在四种餐盒中最难降解,仅能被“废弃”焚烧、填埋处理。  目前外卖平台上,餐盒1元/个。塑料餐盒密封性好、硬度高,对饭菜的“保护度”高,几乎覆盖了所有外卖送餐用餐盒。  斤斤计较的商家借口不涨价,不愿接受最环保的可降解餐盒,其实更担心的是餐盒费价格提高到1.5元/个或2元/个,门槛的提高会导致一部分外卖送餐客源、盈利双双缩水。  改变消费行为习惯最重要  据央广中国之声9月7日报道,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9月1日受理了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起诉百度、饿了么、美团外卖平台一案,要求外卖平台向用户提供是否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选项,减少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  这是国内第一起外卖平台因为资源浪费、环境污染被起诉的案件。重庆市绿色志愿者联合会希望此举推动企业履行企业责任和社会责任,推动管理部门对外卖等新兴产业尽快出台管理细则,规范新兴行业商业模式。  饿了么外卖平台此后表示:国家目前尚未出台餐饮用具环保标准,外卖平台无权强制商家使用环保餐具。今后将在用户点餐后台设置不使用一次性餐具的选项。  外卖点餐每时每刻产生数以千万计的包装垃圾无处安放,需要几个世纪才能自然降解。除了约束外卖平台推荐、推广使用可降解包装,急需对消费者、特别是90后、00后消费者普及环保知识,约束、自律消费行为。改变不环保、不绿色消费习惯,从现在做起,从今天做起。
(来自:大秦之声)

摘要:一份外卖快餐的包装,平均使用时间只有不到半个小时,而降解这些塑料垃圾,却需要花上数百年的时间。外卖行业的飞速增长,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同时却又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了更多的“白色垃圾”。外卖垃圾潜伏的生态隐患引发社会担忧。
  在我们享受外卖带给我们便利的同时,大量的外卖餐盒、包装袋却在以“围城”之势,威胁着我们的生态环境。根据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公布的数据,这三家外卖平台的日订单量大概在700万单左右,据此粗略算一笔账,按照每单外卖用1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0.06平方米计算,每天所用的塑料袋可覆盖42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59个足球场。如何让外卖行业实现绿色发展,是当下亟须解决的问题。外卖塑料垃圾迫在眉睫  一份外卖快餐的包装,平均使用时间只有不到半个小时,而降解这些塑料垃圾,却需要花上数百年的时间。外卖行业的飞速增长,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同时却又在一定程度上制造了更多的“白色垃圾”。外卖垃圾潜伏的生态隐患引发社会担忧。  据环保部门统计,目前中国塑料年产量为300万吨,消费量却在600万吨以上,每年都有大量的塑料制品进口。每年全世界的塑料废弃量1500万吨,中国就达到了100万吨以上。而对于外卖垃圾的数量,虽然目前并没有权威统计数据,但从外卖平台的订单量可以略知一二。根据美团外卖、饿了么、百度外卖等公布的数据,这三家外卖平台的日订单量大概在700万单左右,据此可以粗略算一笔账,按照每单外卖用1个塑料袋,每个塑料袋0.06平方米计算,每天所用的塑料袋可覆盖42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59个足球场。  如此巨大的使用量,相关部门对餐盒材质标准有无明确要求?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部门表示,对于外卖行业使用的餐盒,目前尚未有具体成分标准。而对于是否为可降解环保材料、是否有利于日后处理则没有相关规定。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无毒无害,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就行。”如何让外卖行业实现绿色发展,是当下亟须解决的问题。  事实上,不只是塑料袋,外卖送餐使用的餐盒、塑料餐具、塑料外包装等都属于“白色垃圾”。普通塑料餐盒和餐具的主要成分是聚丙烯,塑料袋主要成分是聚乙烯,均是不可降解的普通塑料。因为具有无危害、耐高温等优势,被外卖商家广泛使用,但其不易降解的特点给后期处理带来很大困扰。  但对很多餐饮企业来说,使用塑料餐盒也是无奈之举。有业内人士称,中餐食物多含汤水、油脂,使用塑料餐盒盛放更合适一些。虽然目前也有餐饮企业使用纸盒等包装,但大多数可降解餐盒并不适合中餐,容易渗水渗油、使米饭粘连等,难以被消费者接受。此外,餐盒成本也是餐饮企业的考量因素,有餐饮企业负责人称,外卖包装约占整个经营成本的2%。  另据了解,目前外卖使用的塑料餐盒并非“一无是处”,大多数塑料餐盒都印有可回收物标识,可以通过垃圾回收的流程,实现资源的再利用。但现实情况是,大多数消费者用完餐后,直接就把餐盒扔掉了。  即使餐盒里有剩菜剩饭,也大多一“盖”了之。塑料垃圾与餐厨垃圾换在一起,给外卖垃圾回收带来不少麻烦。并且这些垃圾没有专门机构回收,只能当生活垃圾处理掉。有业内人士表示,透明的塑料餐盒虽然可以回收,但清洗麻烦,回收价值不大,所以回收量也很少。”  如果有比较健全的垃圾分类体系,塑料餐盒等是可以通过回收渠道得到有效的循环利用。并且在餐盒回收处理的成本方面,国外也有经验值得借鉴。中国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再生塑料分会秘书长盛敏表示,目前中国对于废弃塑料等再生资源的回收还没有相应的补贴机制。他说,有两种方式可借鉴,一种是欧洲模式,通过政府采取强制性的政策,对可再生资源的回收处理进行补贴;另一种是日本模式,通过培养国民素质,从源头上做好垃圾分类。  针对塑料等低附加值可回收物的分类回收,目前国内部分城市也制定了一些措施,如建立基金发放补贴、处罚违规对象等。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教授宋国君则认为,应坚定地实施强制源头分类政策,遵循污染者付费原则,实施生产者延伸责任制,激励污染者减少废弃物产出,同时用资源回收收入弥补垃圾管理社会成本。  今年6月,中国烹饪协会等与数十家餐饮外卖品牌共同发起的《绿色外卖行业公约(绿色十条)》提出了“推动使用绿色餐具”等内容,并向供应链端发出“英雄帖”,在为餐饮行业小微企业找到健康安全的绿色餐具,同时也有外卖平台正和科研机构进行合作,研发可降解环保餐盒。  总之,面对快餐包装带来的垃圾处理问题,需要政府、公众、企业齐心协力,比如提高生产准入标准,支持垃圾分类与回收利用的产业化等。同时政府监管不能在以往水平上静止不动,须跟得上外卖发展的速度,注重从环保的角度重新审视和制定监管的标准,并将其纳入对平台和商家的监管之中。唯有源头和上游监管标准的清晰明确,才能换来下游链条治理的事半功倍。
(来自:中国商报)

相关文章